奇想齋

文章 友鏈 RSS

關於《國史大綱》

2021-12-25

前段時間,我把《國史大綱》看完了。我並不是研究歷史的,也對歷史沒有太多的瞭解。古代的那些士大夫研究歷史的時候,往往都喜歡給自己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說,幫皇帝從歷代興亡中汲取教訓。司馬光寫的《資治通鑑》,更是把這一點直接放在了書的標題上。所以說我看歷史並不是爲了什麼“堪治亂興亡”;畢竟,我所處的階級,也並不是什麼士大夫。

那麼我讀歷史,跟看小說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在歷史中的中國,不是異域,卻勝似異域。我想,現在中國和現代美國之間的區別,肯定遠比現代中國和秦漢時期的中國區別小。但是卻又和現代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錢穆的歷史觀點和歷史課本當中的有所不同。舉個例子,他特別反對把現代以前的歷史稱爲“封建時代”。這一點,我是非常贊同的。因爲古代中國大部分時候並沒有特別明顯的封邦建國。“封建”這個詞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來的,看上去非常荒謬。另外,作爲一個非專業人士,我也沒有太多的精力去閱讀大量的史料,這個時候看這樣的一本書,可以幫我瞭解一些之前從未注意過的歷史的側面。所以下面就來說一下我看到的時候,覺得比較震驚的地方吧。

首先是關於漢武帝時代。在《國史大綱》裏面我看到了引用《漢書》的這樣一句話:

武帝征伐四夷,重賦於民,民產子三歲則出口錢,故民重困,至於生子輒殺,甚可悲痛。

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頓時就對霍去病、衛青的所謂英雄故事祛魅了,我之前從來沒想過開西域意味着“生子輒殺”。

第二個是《資治通鑑·漢紀》中的一段話,講述了東漢時期幷州、涼州時的情況:

山東承平日久,民不習戰;關西頃遭羌寇,婦女皆能挾弓而鬥。

在這個記載裏,農耕時代傳統的古代中國婦女的形象被完全顛覆了。

書裏也引用了一些中國以外的史料,比如說關於刀伊入寇的記載。看完相關的資料,我突然意識到,我對兩宋期間,遼朝、金朝所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似乎他們不是中國。類似的,我對南北朝期間北朝所發生的事情。也幾乎一無所知。然而對於後面的隋唐來說,北朝的影響,顯然遠遠比南朝要大。如果後面我有機會再讀歷史的話,應該會着重看一下這幾個盲區。

不過錢穆似乎還是很喜歡“士大夫”,主要還是在講統治階級,雖然提及當時社會的經濟情況,但當時的社會風貌、平民生活等等,鮮有提及。不過這也難怪,古代的“正史”,本來就是這樣的。梁啓超說:“二十四史非史也,二十四姓之家譜而已。”確實有幾分道理。

總之,讀完這本書,我還是覺得挺有意思的,雖然我關注的都是一些邊角料。


Powered by Pandoc ©️ 2017-2022 奈卜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