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齋

歸檔 鏈接

回望2021

2021-12-26

又到一年年底了,每到這個時候,按照慣例,我都會寫一篇年終總結。但是在這個博客上,卻只能看到這一篇年終總結:因爲其他的年終總結,都被我刪掉了。這些年終總結,如果過了些時候再看,往往會覺得上面寫着的想法已和如今大不相同,讀起來太幼稚;又或者擔心泄露隱私。我倒是覺得,把年終總結刪掉其實並不算壞事:起碼說明在過去的時光中,發生了一點變化。不管是好的變化,還是壞的變化,至少沒有停滯不前;又或者克服了過度分享的毛病,更加剋制了。這一篇說不定也是一篇會被刪掉的年終總結。

工作

首先還是說一下工作上的事情吧。我不太想提工作,但是卻不得不提。工作是這一年間我最大的痛苦來源,也是我花費時間最多的地方。

今年是我在這家公司工作的第二年,也是我畢業之後,步入社會的第二年。和去年相比我應該是更加遊刃有餘了。這一年間我寫了好幾萬行代碼,很多看起來挺重要的項目,都由我來承擔。但是逃離的想法卻開始萌發:雖然對這家公司瞭解逐漸增多,我依然沒能適應這裏的文化,從一開始就覺得噁心的地方,現在依舊覺得噁心,而且愈發難以容忍。我終究是沒有辦法染上所謂的「味道」,這也是讓我自豪的地方,是時候逃離了。

編程

我一直覺得,人應該是有創作的。身爲軟件工程師,對我而言最簡單的創作就是開源項目。但是很遺憾,我很少寫屬於自己的代碼,只有一個稍微有點用的開源項目:一個和朋友玩萬智牌輪抽用的工具。但是即使是這個獨苗,完成度也和正規的開源項目相去甚遠。至於其他的想法,比如說寫小說,或者創作音樂之類,從未動工。

不得不說,非常遺憾。

音樂

音樂是我下決心投入主要精力的業餘愛好,而主要的樂器是吉他。但是購物如山倒,練琴如抽絲,我好像掉進了器材的陷阱。今年我把原來的Fender Telecaster電吉他換成了Epiphone的Les Paul。單線圈拾音器變成了雙線圈拾音器之後,音色更加爵士了,我很是喜歡。只是琴技卻少有長進,一直想練的《伯克利現代吉他教程》在喫灰中,連彈唱曲也沒學多少。另外,我雖然想學編曲,卻也遲遲未能起步。不過聖誕節前夕,我在公司表演了一次節目,彈了幾段簡單的solo,算是少有的高光時刻。

我還想學電子樂,一開始我關注的是算法音樂(algorithmic composition),但是看了YouTube上面的一些演示視頻。基本上全是loop非常多的電子音樂,我似乎不太喜歡這種風格。或許我還是應該傾向於傳統的電子音樂,不過可能需要一個midi鍵盤。爲此,我還需要學一學如何彈鍵盤樂器。現在租的房子太小了,已經放不下更多東西了,可能需要租一個大一點的房子再做打算。

生活

我仍然在生活中掙扎,甚至相比於去年更想死了。去年至少還有剛進入社會的新鮮感在支撐,而今年連這一支撐也沒有了。每天,我在熬夜和晚起的循環中,往復掙扎;心情低落的時候,靠垃圾食品爲生,也沒有力氣做飯了,時時刻刻感覺自己是一個廢物。雖然我知道健康向上的生活應該是什麼樣子,但僅靠我自己的力氣,似乎脫離不了這個泥潭。自己的體重已經在逐漸逼近超重線,帶給我些許慌張。要想明年有所變化,或許需要換一個生活環境纔可以。

讀書

之前一直在買紙質書,後來發現出租屋開始裝不下了,於是我開始把紙質書一本一本地在多抓魚上賣掉,換成了電子書。所幸,大部分電子書在z-library上都可以找到;而那些找不到的書,則可以去淘寶上找郵寄掃描的服務。我發現iPad用來讀書,確實是非常不錯的選擇。Kindle的優點是不容易分心,但是我現在用iPad娛樂已經不多了,所以我把多餘的應用全都卸載掉,只留下跟讀書相關的必要應用,就可以達到類似效果。今年看的書不算多,而且都是一些亂亂七八糟的內容,比如說福柯的《瘋癲與文明》、《規訓與懲罰》。還有幾本小說,特德·姜的《呼吸》,還有《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努門諾爾與中洲之未完成的傳說》。至於技術方面,《Haskell趣學指南》我半途而廢了,還是沒能學會這門魔法般的編程語言;還有一本《Linux編程手冊》,這本手冊跟操作系統和C語言相關,還算實用。

遊戲

關於遊戲,今年基本上沒怎麼玩遊戲通關,《黑暗之魂3》、還有《空洞騎士》打通之後我就沒有怎麼再開過steam了。可能是一種「曾經滄海難爲水」吧。而任天堂Switch一直在喫灰,我只買了一個銀河戰士。但是這個遊戲我並不是特別喜歡,感覺過於線性,所以幾乎沒怎麼玩。。

社交

我已經很久幾乎沒有現實生活中的社交了。現實生活中,我能接觸到的幾乎全是同事。雖然週末也會感到非常寂寞,但是出門認識陌生人的那種恐懼,讓我覺得還不如在家裏忍受一下寂寞。

在這種情況下,網絡社交就變成了我的替代。我主要活躍在三個社交媒體上:推特、乳齒象、以及電報。網絡社交媒體讓人上癮,而且我發現我沒有辦法脫離。我之前寫了一篇文章,寫了一些關於放棄社交媒體的想法,但是我所做的也只能是減小使用的頻率而已,不能完全脫離。

朋友們基本都在北京。我也一直很想去北京,但終究未能成行,究其原因,主要還是COVID-19,其次則是工作煩擾。其實我還一直很想出國旅遊,但是如今,除非COVID-19銷聲匿跡,否則這個夢想很難實現。

展望

明年會是什麼樣子呢?我也不知道。上面所說的我覺得很糟糕的地方,如果能夠得以修正,那差不多就是我對明年的期望了。但毋庸置疑。我亟需改變現在的生活,否則只能慢慢腐爛。2021年對我來說,不算是一個太好的年份,甚至比去年更糟了。

不過,我還活着。


Powered by Pandoc ©️ 2017-2022 奈卜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