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齋

歸檔 鏈接

所以我放棄了社交媒體

2021-12-18

不知道第幾次,我想從社交媒體中離開。社交媒體對我來說,無疑是一個時間黑洞。我經常整夜整夜翻看推特時間線。什麼也不幹,僅僅只是滑動而已。我在社交媒體給我帶來的刺激中沉迷,什麼也做不了。可是我理想中的自己,並不是這樣的。

我想做什麼呢?想成爲什麼樣的人呢?或許是一個音樂家。一個搖滾明星。或者是一個明星工程師。一個數學家;這些都是我夢想中的最理想的自己的形象。然而他們都和現實產生了衝突。我並沒有這些天賦,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社交媒體中有太多的閃光的人:每一天,他們都在給我帶來同輩壓力。看着他們閃光的模樣,我也想象着自己是否也能躋身於他們中的一員。然而,終究不能望其項背。

網絡社交媒體中的人際關係和現實生活中有很大的區別。在社交媒體上,每個人只是通過文字或者少數支離破碎的圖片來展現自己。這些碎片的信息所展現出來的形象,往往也只是他們理想的自己的一部分。他們從未見過對方,卻可以爲着自己的信念,互相征伐。這種征伐,在現實生活中是很少見到的。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同事。他抱着強烈的種族主義信念,認爲黑人是劣等民族。然而在實際生活中,他養了很多貓,經常救助流浪動物,對公司的後輩也非常關心。他對黑人的印象,可能僅僅是他在知乎上看到的文章:因爲他從來沒有在現實生活中見過任何一個黑人,也沒有和任何黑人交談過。如果是在網絡上看見一個這樣的種族主義者,我會毫不留情的將他拉黑。但是在現實生活中碰到這樣的人,我實在很難說,他是一個壞人,只能說是抱有某種扭曲信念的普通人。

焦慮、憤怒,我覺得這些正在逐漸將我摧毀。有一種可怕的可能,社交媒體的算法,可能正在無意之中鼓勵這樣的焦慮和憤怒,因爲他們說不定也是讓人成癮的一環。我至今很感激社交媒體,讓我認識了很多。很有趣的人。如果沒有社交媒體的幫助,我這輩子都可能遇不見他們。

但是今天我感到很疲憊,我決定再嘗試退出一次。這一次,大概不是完全的切斷,因爲這樣會帶來嚴重的戒斷反應。我準備嘗試逐步減少社交媒體的使用量。最後我希望能夠迴歸現實的生活。

可是我也很迷茫,現實的生活在哪裏呢?網絡社交媒體好像早就已經是我的現實生活的一部分了。


Powered by Pandoc ©️ 2017-2022 奈卜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