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hJax Tool

用来调试 MathJax 的工具,会自动重新渲染。

$$E=mc^2$$

联合立体声

Audacity 的 mp3 导出选项里有一项是“合并立体声/立体声”。但这里“合并立体声”的说法不太准确,应为“联合立体声”,即“Joint Stereo”。

传统的双声道由 L, R 两个声道组成,也就是左声道和右声道。左右声道可变换为中央声道 (Mid) 和两侧声道(Side),也就是 M 和 S。

M/S 声道的变换关系为:\(M=\frac{L+R}{2}\), \(S=\frac{L-R}{2}\)。因为大部分音乐左右声道都很接近,M 声道能量更多,所以在编码时可以给 M 分配更高比特率,可以提高音质。

不过现代的编码器往往可以在两种编码方式之间切换,根据每个 frame 的实际情况选择最合适的编码。Audacity 所内置的 LAME 也具备此功能。因此,我不知道这一选项意义何在,或许是历史遗留问题。

参考资料:

疫情和我的生活

1月15日,那時關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報道只有寥寥數語,感染數字微不足道,官方媒體樂觀不已。

那一天,我從北京回家。離開宿舍時,我想起了很久之前讀過的那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非典”也給我留下了些模模糊糊的的記憶,所以就決定在經過火車站的時候戴上口罩,也提醒了同宿舍的其他同學。那一天,火車站的人並不多,因爲春運還沒有開始。戴口罩的我似乎是人羣當中的異類,我沒有在意。

继续阅读疫情和我的生活

苦痛之路

昨天終於完成了畢設答辯,整個過程還算順利(很大程度上感謝答辯老師擡了一手)。至此我的研究生生涯進入了倒計時階段。回想一下這兩年半的日子,竟然沒多少真實感,有點如夢似幻的感覺。

這兩年半無論如何都算不上開心,我的精神狀態在整個這個時間內都處在低谷期:自認爲“鐵石心腸”的我,在一個下午突然情緒崩潰,在沒有人的宿舍因爲想家而嚎啕大哭。想來也是有些原因的。其一,研究生所讀的方向我自己並不喜歡。實驗室做的內容是區塊鏈,但是我對這個東西並不感興趣,之前我就寫過文章說過這件事情。其二,和同齡人的對比也讓我有些難受:那些去國外讀授課型碩士的同學,學習節奏基本上還是和本科的時候差不多,而且,就業前景也基本上差不多;很多個失眠的夜晚,我都在自我懷疑,自己是不是選錯了路。

那個時候我根本想象不到現在的自己,居然沒有遇到太大的波折就順利畢業,還找到了不錯的工作。這個時候再回頭看一眼曾經焦慮緊張的自己,甚至覺得有點好笑於自己爲何如此脆弱。但是我當時的焦慮卻是無比真實的。

推薦一個遊戲:《Celeste》,我在 Madeline 對抗自己的負面情緒的故事裏找到了一點勇氣,或許你也可以。

关于克苏鲁神话

虽然我去年就买了《死灵之书》,但是直到今天我也就看了约两三成,并且不准备再看下去了,因为实在是感受不到趣味,故而看不动。我知道很多有名的作家都非常推崇 Lovecraft 的作品,而且这些做些在流行文化里也有很重的分量,可每个人的口味终究是是不同的。这里我想说一说我的一些真实感受。

继续阅读关于克苏鲁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