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P 應該是個好消息

近期的新聞顯示,中國央行的數字貨幣 DC/EP 即將進入“内測”,將在四個城市試點。於是就有人提出了自己的擔憂,害怕新的數字貨幣背後將是政府的大規模監控云云。此類對於數字極權的擔心屢見不鮮,很多憂慮亦不無道理。但是在 DC/EP 這件事上,我是樂觀的。相比傳統的信用卡支付,以及更新的電子支付應用,我相信央行的數字貨幣至少不會更糟。

继续阅读DC/EP 應該是個好消息

联合立体声

Audacity 的 mp3 导出选项里有一项是“合并立体声/立体声”。但这里“合并立体声”的说法不太准确,应为“联合立体声”,即“Joint Stereo”。

传统的双声道由 L, R 两个声道组成,也就是左声道和右声道。左右声道可变换为中央声道 (Mid) 和两侧声道(Side),也就是 M 和 S。

M/S 声道的变换关系为:M=(L+R)/2, S=(L-R)/2。因为大部分音乐左右声道都很接近,M 声道能量更多,所以在编码时可以给 M 分配更高比特率,可以提高音质。

不过现代的编码器往往可以在两种编码方式之间切换,根据每个 frame 的实际情况选择最合适的编码。Audacity 所内置的 LAME 也具备此功能。因此,我不知道这一选项意义何在,或许是历史遗留问题。

参考资料:

疫情和我的生活

1月15日,那時關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報道只有寥寥數語,感染數字微不足道,官方媒體樂觀不已。

那一天,我從北京回家。離開宿舍時,我想起了很久之前讀過的那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非典”也給我留下了些模模糊糊的的記憶,所以就決定在經過火車站的時候戴上口罩,也提醒了同宿舍的其他同學。那一天,火車站的人並不多,因爲春運還沒有開始。戴口罩的我似乎是人羣當中的異類,我沒有在意。

继续阅读疫情和我的生活

关于克苏鲁神话

虽然我去年就买了《死灵之书》,但是直到今天我也就看了约两三成,并且不准备再看下去了,因为实在是感受不到趣味,故而看不动。我知道很多有名的作家都非常推崇 Lovecraft 的作品,而且这些做些在流行文化里也有很重的分量,可每个人的口味终究是是不同的。这里我想说一说我的一些真实感受。

继续阅读关于克苏鲁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