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被導師派到杭州去參加一個培訓,在杭州一共待了三天,除去培訓所花的兩個白天,還有一點空餘的時間,所以此次也可以看成是一次短期旅遊。

我是乘高鐵去的,在杭州東站下了車。初見這座城市便有些不太好的印象,這還真是不幸。我下車尋找洗手間時,看到了一個“廁所往前一百米”的標識,於是我想都沒想就開始了百米衝刺,然而前方並沒有廁所。等我折返回來之後,發現洗手間其實是在這個標識的後面。

sign

第二天和第三天的培訓由一家區塊鏈領域創業公司舉辦。我雖然對區塊鏈持悲觀看法,但是這家公司確實有種少有的“酷”。他們的核心産品綫全部使用 Rust,而且所有的産品都是開源的(使用 Apache 協議)。在中國當前的環境下,能夠這樣的企業還是有點罕見。

晚上得空去了西湖。小米手機在更新之後似乎用上了夜景拍照算法,亮得不可思議,但是效果並沒有好到哪裏去。不過既然是 800 RMB 的紅米手機,我也不能苛求太多。

westlake

遠處發亮的塔就是雷峰塔。但是那座雷峰塔已經不是鎮住白娘子的那座塔了,而是 2002 年重建的。原來的雷峰塔已經倒塌了,倒的理由也很搞笑,我查到的資料是這麼記載的:

由于传说雷峰塔的塔砖可以用来驱病强身或安胎,长期有人从塔砖上磨取粉末、挖取砖块。1924年9月25日下午,几乎挖空的塔基再也不堪重负,突然全部崩塌。

當時的人,真是愚昧得可怕。

在杭州地鐵上,我還看到了兩個熟悉的地名,讓我產生了自己身在北京的錯覺。

subway

週六上午又去了一次西湖,這次是白天。我沒有拍遊客照,畢竟我沒有專業的設備,也缺少攝影構圖能力。在白堤上走着,雖然風有點冷,但是感覺很清爽。

最愛湖東行不足,綠楊蔭裏白沙堤

我去了西湖邊的岳飛墓。岳飛墓旁邊有秦檜的跪像。幾百年來,往秦檜像上吐痰大概是固定娛樂項目了,但是最近這種娛樂項目卻消失了。因爲那兒立了一塊牌子:“文明遊覽,請勿吐痰”。而來往的遊客也都遵守了。不知是該感慨習俗消失還是應該讚許遊客文明素質的提高。

qinhui

岳飛墓的右側,還有岳雲墓。我小時候很喜歡看《說岳全傳》,今天來這裏,也是了了一個夙願。即便現在看來,這本書不算好書:不僅不尊重歷史,還有舊時代遺毒,和一點“皇漢”色彩。

yuefei

一般我是不買所謂的特產的,但是同行的人都買了,我也就跟風買了一點。結果回來一看,產地是福建。果然遊客的錢最好騙了。以後我肯定是不會再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