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牡丹亭》

2019-02-13

昨天把《牡丹亭》全本读完了,照例随便写点东西。这不能算是书评,也不能算是读后感,只是一篇随手的笔记,随便讲讲我都读了些什么。

在我读过的中文书里面,《牡丹亭》是我读着最吃力的书之一了,比文言的《聊斋》还要费力。这首先和作者的语言风格有关,因为它是传奇剧本,所以有点文白混用,很多地方还要考虑格律,所以不如四大名著这种话本浅近;另外,作者汤显祖还是江西人,虽然剧本是用官话写成的,但剧本里好些方言俚语,都无处查证,我猜其中不少可能都是江右土话。另外一处难点是剧本里用典太多,充满了文人趣味,频率差不多是三句一用典,每一出结尾都是密密麻麻的注释,让人心生畏惧。古人的用典差不多就类似于现在的“玩梗”了,只是要论起“玩梗”的能力,我辈比起古代文人,可是差太多了。人民文学出版社所说的“四大古典名剧”(《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长生殿》),语文教材里面却一篇未选,不知是否和这几点有些关系。

作者还在剧里把陈腐的儒学批判了一番。杜丽娘读《诗经》的时候,学到第一篇《关雎》。我记得我看过一本朱熹注释的《关雎》,把这诗解释为“后妃之德”,实在恶心,能让人感受到一股穿越几百年的霉味。而在这里,当腐儒老先生也这般讲解时,就被狠狠嘲弄了一番,让人会心一笑。

剧里面的故事是宋朝的故事,不过作者似乎对此并不在意。一开始,柳梦梅生在广州,剧里说他去了外国人(“番鬼”)所建的寺庙,还把寺庙称为“巴”,是 Paul 的音译。可是欧洲人直到 15 世纪末才发现好望角,读起来就有一种错乱感。甚至有的地方,作者就干脆把这种错乱作为笑点,比如在杜丽娘还魂前,道姑突然说起了大明律,然后又说“想你宋书生也不知”。

我原先一直以为《牡丹亭》最早发源于昆曲,读了后记我才知道“昆山腔”只是“传奇”的子集。明朝时的南戏有很多种,但是都可以用同样的传奇剧本,只是唱的时候调子不尽相同。根据野史,作者汤显祖本人甚至还不太喜欢昆山腔。只不过后来昆山腔大盛,被称为“百戏之祖”,《牡丹亭》中的游园也成了昆曲的招牌。不知作者假如知道了这件事会作何感想。

《牡丹亭》里面很多戏词,辞藻非常华丽,虽然我只能读个大概,也忍不住反复吟诵。这样的词句定是建立在了唐诗宋词几百年积累的基础之上的。不过俗的地方也很俗,很多地方注释想点破却欲言又止,甚至让人觉得有点可爱。

最后,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太冗长了,听说都没有全本演出。不过,放在案头的话,这算不得什么缺点。


©️ 2017-2019 奈卜拉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