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在 2018 年的最后一天

2018-12-31

似乎什么都还没有做,2018年就已经要过去了。今年是开始慢慢能掌控自己生活的一年。

先说一说今年读书的概况吧:今年读的书非常少,少得我都不好意思写在这里,因为只有三本:

Kindle 今年依然在吃灰。我特别不喜欢“线性”的阅读方式,总是翻来翻去,这种阅读方式在 Kindle 上体验极差。所以今年我在宿舍摆了个书架,还是看纸书比较好。

我高中毕业之后,又一次重新开始背单词。我用的工具是 Anki,但是没有用词库,背的是我日常所见到的生词。一年下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却也积累了两千词左右。现在词汇量差不多有一万了,虽然只有母语者小学生的水平,但是足够看电影、玩游戏直接啃生肉了,我还算满意。

去年买的任天堂 Switch 今年上半年玩了不少,把《塞尔达传说》打通了,最后的游戏时间定格在 70 小时。之后陆陆续续买了些被玩家戏称为“4399”的小游戏。但是这些都没有引起我太多的兴趣。下半年的时候 switch 就开始吃灰了,但是我在 Steam 上又花了不少时间:

此外还有:

还有一事值得一提。今年暑假我重新捡起《东方 Project》系列弹幕射击游戏,练习了四个月(每天半小时),终于能够通关 Easy 难度了。不过这也能看出我是有多么缺乏天赋:一个正常的玩家一个月应该就能达到这种水准。通关 Easy 的录像我上传到了 Bilibili 上,留作纪念。不知我还能否通关 Normal 难度。

2017 年下半年开始,我又练起了吉他来,此前,我只在高三暑假学会了按几个和弦,连封闭和弦都没有学会。这一次,我买了《伯克利现代吉他教程》。只可惜因为缺乏毅力,这一年我的有效练习时间还不到 100 个小时,只勉强练完了教材前面的 C 大调高把位部分,现在能弹一点简单的曲子。

今年我的听歌的口味也开始复杂了,这可能跟我买了更好的耳机和播放设备有关。原来我的音乐口味仅限于华语热门流行音乐,不过现在古典、爵士、金属、摇滚我都会听一点。而且我完全形成了按专辑听的习惯,如果随机播放,我就会感觉强迫症般的难受,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我的代码能力今年可能是荒废了,这有点糟糕。今年只干了两件事:其一是一个密码学库。为了写这个,我还专门学了一点 Rust,不过不是特别深入,对 lifetime 都没有特别清晰的认识。另外是今年下半年花了很多时间学前端,现在已经可以用 React 写一点简单的单页应用。这两个都不算是特别厉害的技能。本来想写一个玩具编译器自娱自乐,但是因为杂活半途而废。希望新年可以接上。

2018 年和 2017 年比,还有一个区别:我因为稍微有了点经济来源,所以有点“消费主义”了。今年买的电子产品格外多。大约有这些:

这些东西大部分我现在都还在用,所以我坚信我没有买错,这些都是能够提升生活质量的。

可以想见,2019 年会是一个忙碌的年份,因为研究生也要毕业了,这是又一个重要的分歧点,会有各种麻烦的事情,包括实习、毕业答辩、找工作、租房子。这么多事光是想想就让我头大了。那么,在 2019 年,我会作出正确的选择吗?又或者,就像最新的一季的《黑镜: Bandersnatch》中所描述的一样,一切注定会悲剧。

CARPE DIEM

但是愿望还是要有的:至少,我要把书架上那些沾满灰尘、几乎要对我怒目而视的书读完。


Copyright

本文遵从CC版权协议,采用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