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游记

2018-12-30

前几天被导师派到杭州去参加一个培训,在杭州一共待了三天,除去培训所花的两个白天,还有一点空余的时间,所以此次也可以看成是一次短期旅游。

我是乘高铁去的,在杭州东站下了车。初见这座城市便有些不太好的印象,这还真是不幸。我下车寻找洗手间时,看到了一个“厕所往前一百米”的标识,于是我想都没想就开始了百米冲刺,然而前方并没有厕所。等我折返回来之后,发现洗手间其实是在这个标识的后面。

第二天和第三天的培训由一家区块链领域创业公司举办。我虽然对区块链持悲观看法,但是这家公司确实有种少有的“酷”。他们的核心产品线全部使用 Rust,而且所有的产品都是开源的(使用 Apache 协议)。在中国当前的环境下,能够这样的企业还是有点罕见。

晚上得空去了西湖。小米手机在更新之后似乎用上了夜景拍照算法,亮得不可思议,但是效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不过既然是 800 RMB 的红米手机,我也不能苛求太多。

我看到了远处发亮的雷峰塔。但是那座雷峰塔已经不是镇住白娘子的那座塔了,而是 2002 年重建的。原来的雷峰塔已经倒塌了,倒的理由也很搞笑,我查到的资料是这么记载的:

由于传说雷峰塔的塔砖可以用来驱病强身或安胎,长期有人从塔砖上磨取粉末、挖取砖块。1924年9月25日下午,几乎挖空的塔基再也不堪重负,突然全部崩塌。

当时的人,真是愚昧得可怕。

在杭州地铁上,我还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地名:“学院路”还有“朝阳”,让我产生了自己身在北京的错觉。

周六上午又去了一次西湖,这次是白天。我没有拍游客照,毕竟我没有专业的设备,也缺少摄影构图能力。在白堤上走着,虽然风有点冷,但是感觉很清爽。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

我去了西湖边的岳飞墓。岳飞墓旁边有秦桧的跪像。几百年来,往秦桧像上吐痰大概是固定娱乐项目了,但是最近这种娱乐项目却消失了。因为那儿立了一块牌子:“文明游览,请勿吐痰”。而来往的游客也都遵守了。不知是该感慨习俗消失还是应该赞许游客文明素质的提高。

岳飞墓的右侧,还有岳云墓。我小时候很喜欢看《说岳全传》,今天来这里,也是了了一个夙愿。即便现在看来,这本书不算好书:不仅不尊重历史,还有旧时代遗毒,和一点“皇汉”色彩。

一般我是不买所谓的特产的,但是同行的人都买了,我也就跟风买了一点。结果回来一看,产地是福建。果然游客的钱最好骗了。以后我肯定是不会再买了。


©️ 2017-2019 奈卜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