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齋 記錄 博客

IRC:聊天工具中的活化石

2018年1月26日

發明於 20 世紀 80 年代的 IRC 可以算作聊天工具中的活化石了。而今,微信、WhatsApp、Telegram 等現代聊天工具大行其道,相比之下,IRC 的中文活躍用戶不足千人,世界範圍內也不足百萬。但是,在開源/自由軟件社區中,IRC 仍佔據着不可小覷的位置。

以現在的觀點來看,IRC 的用戶體驗簡直糟糕透頂,隨隨便便就可以列出很多條。

  1. 沒有離線消息。這就意味着用戶想要保持在線才能接受到所有的消息。如果你在晚上睡覺時關上了電腦,而你的朋友在 IRC 上給你分享了一則新聞,這條消息將如泥牛入海,無跡可尋。
  2. 不能發送圖片。IRC 上的消息均爲純文本,如果需要發送圖片,則需要藉助第三方的貼圖工具。然後通過網頁鏈接的方式分享圖片。
  3. 沒有表情包。既然不能發圖,沒有表情包也就理所當然了。對很多人來說,沒有表情包幾乎就是噩夢。
  4. 不能發送大段文字。IRC 把單條消息的長度限制在了 500 字節,而且不允許換行。所幸,和圖片一樣,針對貼代碼貼文章的需求,都有相應的第三方工具可用。
  5. 沒有好友列表。IRC 用戶在網絡上唯一的身份標識就是暱稱,並且暱稱可以隨時更換,無需註冊,也無需實名認證。

但是,IRC 功能上的殘缺卻也帶來了一種別樣的美,我也可以試着舉出幾條。

首先,圖片、表情包的缺失在很多應用場景中其實是一種優勢。IRC 的使用者在大多數時間只通過文字交流,必要的時候通過網頁鏈接貼上圖片。這樣可以避免無意義的表情包刷屏,增大了信息的密度,在討論相對正式的議題時反而提高了效率。

而 IRC 不提供離線消息,這體現了「一個工具只應做好一件事」的哲學。如果你需要確保對方能收到離線消息,那麼就不應該選用 IRC 這種工具,而應該使用電子郵件。在電子郵件中,發信者必須好好地遣詞造句,明白地表達出自己的意思,不會出現「在嗎」這類令人厭煩的消息。

IRC 是匿名的,這區分了賽博空間和現實世界的邊界。在你有空閒時,便可以登錄到 IRC 網絡上看一看;如果覺得厭煩了隨時可以下線退出。這裏不會有「收到請回復」,也不會有「釘一釘」。即使社交網絡早已興起,但作爲活化石,「在互聯網上,沒人知道你是一條狗。」這句話依然在 IRC 上成立。

在一些亞文化中,IRC 也佔據着很大的分量。例如,在小說《忍者殺手》以及同名動畫中,就參考現實互聯網中的 IRC 聊天室,加入了一種名爲「電脳IRC空間」的設定。而 Eric S. Raymond 也在其經典文章《如何成爲一名黑客》中把 IRC 列爲黑客使用的聊天方式之一。此外,很多爲日本動畫製作字幕的歐美字幕組,也把 IRC 作爲主要交流方式之一,他們通常聚集在 Rizon 上。

在過去,IRC 的使用還是有一定的門檻的,需要服務器地址、端口號、編碼方式等複雜的設置。如今,HTML5 的發展大大降低了其使用難度。KiwiIRC 就是一個非常好用的 IRC 客戶端。

你可以參考這個頁面找一個你感興趣的聊天頻道,填在「頻道(Channel)」這一欄裏;然後給自己想一個獨一無二的「暱稱(Nickname)」;最後點擊「開始(Start)」以開啓一段互聯網考古之旅。

IRC 存活至今,自然有其優勢,而其式微,也確實反映了其諸多不合理之處。我不會在和父母聊天時選用 IRC,也不會在需要討論代碼時打開微信。但是,小衆且匿名的 IRC 確實給聊天提供了更多的選擇,說不定,在某些特殊的使用場景下,它還是最優解。而且由於其協議是開放的,我有理由相信,IRC 會一直伴隨着互聯網,永不消失。


⇦ 返回上一級

這裏是奈卜拉的小站。如果有評論或者建議,歡迎聯繫: nebula_moe@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