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齋 友鏈 文章

只是一個食物採集者

2018年4月2日

《人類簡史》是一本很有趣的書。講述人類歷史的科普書不少,《全球通史》就是一例,但是,《人類簡史》的一個有一個很奇特的地方,它着重於從生物的角度來講述「人類是什麼」的話題。

在生物學上,智人依舊保存着食物採集者的習性。智人走出非洲只過去了幾十萬年,在生物演化史上,這實在是太短了,不足以改變我們的天性。或許這可以解釋我爲什麼會帶着眼鏡,我生下來就不適合坐在屏幕前碼字,但是這卻即將變成我的謀生手段。同時,「食物採集者」的說法也解釋了,爲什麼《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會如此令人沉迷。我曾看過很多解釋,有說「心流」的,有說遊戲性的。這些都是原因的一部分,但是,天性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當我漫遊在海拉魯的時候,看着閃閃發光的蘋果和蘑菇,血液裏某段有着幾十萬年曆史的 DNA 就這麼甦醒了。

智人還擅長想象不存在的東西。最近的例子要數比特幣。比特幣只是一串數字,自身沒有任何價值,當礦機在水電站旁伴着呼呼作響的風扇飛速計算的時候,輸入其中的數據只是一串亂碼。正所謂「Garbage in, garbage out」,所以它們輸出的數據也自然是亂碼。但是就是這樣的一串亂碼,卻會有人把它當作至寶。有人會覺得這很荒唐,其實也沒有什麼荒唐的。宗教、公司、金錢等等,都是我們想象的產物,正因爲它們沒有寫在 DNA 裏面,也不實際存在,所以怎麼變化都不奇怪。沒有這種想象能力的尼安德特人已經被我們的祖先用亂棍打死,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裏,我們自然不想和他們一樣。

最後,技術的進步不一定會讓人幸福。農業的出現不僅讓智人的生活質量變差,還奴役了上億的動物。儘管工業化帶來了一點好轉,不過,居住在鋼筋水泥裏的人卻也會羨慕田園牧歌。曾經有人覺得高鐵太快,應該「等一等靈魂」,此處應該同理。不過現在技術爆炸,要讓它等一等 DNA 恐怕不太現實。越來越複雜的技術讓人目不暇接並且憂心忡忡,例如,幾乎沒人能理解自己日常使用的手機電腦的裏面的上億個晶體管究竟幹了什麼,這是會帶來恐慌的,這反映在文化上,就有了「賽博朋克」。不過,新一代似乎已經開始把互聯網和計算機當成水和空氣了,「賽博朋克」或許會過氣。

所以說,智人這種東西實在是太渺小了,如果作者讀過《道德經》,或許會引用這一句:「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所以,思考人生的意義會使人頭痛,能吃好睡好,再讀一些書,就已經很幸福了。


⇦ 返回上一級

這裏是奈卜拉的小站。如果有評論或者建議,歡迎聯繫: nebula_moe@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