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齋 友鏈 文章

關於克蘇魯神話

2019年11月28日

雖然我去年就買了《死靈之書》,但是直到今天我也就看了約兩三成,並且不準備再看下去了,因爲實在是感受不到趣味,故而看不動。我知道很多有名的作家都非常推崇 Lovecraft 的作品,而且這些做些在流行文化裏也有很重的分量,可每個人的口味終究是是不同的。這裏我想說一說我的一些真實感受。

Lovecraft 的作品個人風格非常明顯。首先,他尤其偏愛古老的家族和沒落貴族的題材。我不知道這種偏好從何而來。對於我來說,由於文化背景不同,這種描寫幾乎是無用的:中國並沒有這種貴族家庭。至於偏愛這些題材的原因,作者可能認爲這是恐怖的要素之一,也可能作者本人就來自這樣的一個家庭(這只是未經考證的臆測)。

古埃及等地的神話,還有象形文也在克蘇魯神話作品中多次出現。作者可能認爲象形文字有着某種神祕的力量在。我作爲漢字使用者,也沒能感受倒其中」恐怖「的感覺(注:漢字並非象形文字,而是語素文字)。不過這也和當時的考古學進展密切相關。二十世紀初正是埃及學突飛猛進的時候,當時對埃及遺址有很多大規模的考古挖掘。

此外,偏難怪的詞彙也是克蘇魯風格的一部分。我印象比較深的詞彙有 grosteque、collosal 等。還有一個詞 fluorescence (熒光)出現的頻率也比較高,這裏我能明顯感覺到科學進步對於志怪小說的影響。這種獨特的風格是克蘇魯神話的優秀之處。在我翻字典的時候,這種奇詞怪句確實有點讓我汗毛直豎。

最後還有一個很多其他人也提到過的問題:種族問題。Lovecraft 在自己的作品中毫無掩飾地表達了自己對其他種族地厭惡,尤其是黑人。我已經記不清 N-word 出現過多少次。這是時代侷限,也沒什麼好指責的,可也確實是個污點。

總得來說,我更喜歡其作品中的短篇。長篇中有更多的背景細節描寫,可是總感覺作用很有限。一些短篇不僅看起來不累,在恐怖表現上也絲毫不遜色於長篇。

我很討厭很多人看到恐怖小說或者不可名狀的妖魔鬼怪就提到克蘇魯。事實上志怪小說源遠流長,《聊齋志異》裏面就有很多篇章和 Lovecraft 的作品頗有些神似。國外這類作品我想應該也不會少見。

我讀着讀着,就感覺自己已經摸清了這些克蘇魯神話的套路,所以讀着有些索然無味了。最終,我半途終止了閱讀。Necronomicon這個選集終究是太厚了。不過我不後悔買了這個選集,因爲《死靈之書》這個名字非常」中二「。這本書封面也很漂亮。雖然我只選了不到三分之一的篇章讀過,但是我會把這本書一直放在我的書架上的。


⇦ 返回上一級

這裏是奈卜拉的小站。如果有評論或者建議,歡迎聯繫: nebula_moe@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