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克苏鲁神话

2019年11月28日

虽然我去年就买了《死灵之书》,但是直到今天我也就看了约两三成,并且不准备再看下去了,因为实在是感受不到趣味,故而看不动。我知道很多有名的作家都非常推崇 Lovecraft 的作品,而且这些做些在流行文化里也有很重的分量,可每个人的口味终究是是不同的。这里我想说一说我的一些真实感受。

Lovecraft 的作品个人风格非常明显。首先,他尤其偏爱古老的家族和没落贵族的题材。我不知道这种偏好从何而来。对于我来说,由于文化背景不同,这种描写几乎是无用的:中国并没有这种贵族家庭。至于偏爱这些题材的原因,作者可能认为这是恐怖的要素之一,也可能作者本人就来自这样的一个家庭(这只是未经考证的臆测)。

古埃及等地的神话,还有象形文也在克苏鲁神话作品中多次出现。作者可能认为象形文字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在。我作为汉字使用者,也没能感受倒其中”恐怖“的感觉(注:汉字并非象形文字,而是语素文字)。不过这也和当时的考古学进展密切相关。二十世纪初正是埃及学突飞猛进的时候,当时对埃及遗址有很多大规模的考古挖掘。

此外,偏难怪的词汇也是克苏鲁风格的一部分。我印象比较深的词汇有 grosteque、collosal 等。还有一个词 fluorescence (荧光)出现的频率也比较高,这里我能明显感觉到科学进步对于志怪小说的影响。这种独特的风格是克苏鲁神话的优秀之处。在我翻字典的时候,这种奇词怪句确实有点让我汗毛直竖。

最后还有一个很多其他人也提到过的问题:种族问题。Lovecraft 在自己的作品中毫无掩饰地表达了自己对其他种族地厌恶,尤其是黑人。我已经记不清 N-word 出现过多少次。这是时代局限,也没什么好指责的,可也确实是个污点。

总得来说,我更喜欢其作品中的短篇。长篇中有更多的背景细节描写,可是总感觉作用很有限。一些短篇不仅看起来不累,在恐怖表现上也丝毫不逊色于长篇。

我很讨厌很多人看到恐怖小说或者不可名状的妖魔鬼怪就提到克苏鲁。事实上志怪小说源远流长,《聊斋志异》里面就有很多篇章和 Lovecraft 的作品颇有些神似。国外这类作品我想应该也不会少见。

我读着读着,就感觉自己已经摸清了这些克苏鲁神话的套路,所以读着有些索然无味了。最终,我半途终止了阅读。《Necronomicon》这个选集终究是太厚了。不过我不后悔买了这个选集,因为《死灵之书》这个名字非常”中二“。这本书封面也很漂亮。虽然我只选了不到三分之一的篇章读过,但是我会把这本书一直放在我的书架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