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斋

首页 关于 友链

疫情和我的生活

2020年2月14日

1月15日,那时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报道只有寥寥数语,感染数字微不足道,官方媒体乐观不已。

那一天,我从北京回家。离开宿舍时,我想起了很久之前读过的那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非典”也给我留下了些模模糊糊的的记忆,所以就决定在经过火车站的时候戴上口罩,也提醒了同宿舍的其他同学。那一天,火车站的人并不多,因为春运还没有开始。戴口罩的我似乎是人群当中的异类,我没有在意。

不过我并没有什么先见之明。原本我有半箱 3M 的 N95口罩,念及老家并无雾霾,便丢弃在宿舍,实在是败笔。

后来的事所有人都知道了。新闻开始发酵,质疑开始上升,时隔多年,我又在电视上看到了白岩松和钟南山院士连线。

1月23日,武汉封城。

万幸,我不在武汉,也不在湖北。可如今信息发达,高铁网络也四通八达,武汉的疫情不可能和任何中国人脱开关系。我也不例外。

我经历过的春节从未像今年这样割裂。微博上是铺天盖地的坏消息,电视机里是歌舞升平的春晚。虽然好几年前我就觉得春晚愈发无趣,可这次春晚在我的微博和朋友圈里也没掀起半点波澜。此种场景,往年尚不可想象。加之县城里去年就禁止了烟花爆竹,周围都是一片静悄悄。由于疫情,往年会的拜年也不见了踪影。街上的行人都戴上了口罩,更多的人待在家中,喇叭不知疲倦地宣传着“不串门,不走动”的口号,是仅存的一点生气。

新闻变成了对人心理健康的摧残。如果只看央视新闻,似乎也还好,可一旦打开微博,总感觉似乎每一条都带着绝望,有的甚至能让我隔着屏幕听到号哭和嘶吼。这一切在李文亮医生去世地那一点达到顶峰,一度让我没有勇气打开社交媒体,以免被情绪淹没。

等到疫情告一段落,差不多也就是该入职上班吧时间了。早先拟定的出游计划全数化作泡影,让我好生难受。只好感叹命运无常。

居家的这一个多月是个看书的好时机。一直以来,我都想拜读著名的《海伯利安》系列,只是一直搁置着没有实施。这次的疫情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也一鼓作气读了不少。

此外我还花了不少时间练习吉他。这么些年,虽然一直没有把吉他扔掉,但是演奏技术一直在原地踏步,不知道如何提升。之前我买了一本《伯克利现代吉他教程》。网络上对这本书一致评价是好书。然而书里全部使用五线谱,对我来说学习曲线还是太高了。我准备尝试一些在线课程。我还想换一把电吉他。由于现在居家隔离,这个愿望还不太现实,所以还是只能先用自己手头的木吉他 Yamaha F310 凑合一下,等到了工作地定居了再做打算。

但愿疫情早日结束,国泰民安。



这里是奈卜拉的小站。如果有评论或者建议,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也欢迎联系: nebula_moe@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