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斋

首页 关于 友链

漫无目的的阅读

2020年10月6日

周末总是会觉得很无聊,不知道干什么。但是印象里面,上中学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上高三的时候,因为周末要补课,只有半天的休息时间,我会去书店看一下午杂志。那个时候家里也会订阅《读者》,仔细想来,我的很多想法,其实都有《读者》在青少年时代潜移默化的影响。不过那个时候似乎并没有像刷完很久的手机之后那样,感到无尽的空虚感。不过读完之后总归有些许怅然若失。

我大概有某种“阅读饥渴”,没有一点文字来读就会觉得难受。小学的时候我可以拿着浙江教育出版社的那套《中国少年儿童百科全书》看一整天,丝毫不觉得厌倦。接触到维基百科之后,我也常常跟着词条里面的超链接,一不小心就花去了大半天的时光。想来,这和刷知乎其实是一回事。2013-2014年前后的知乎充满了精彩而富有洞见的回答,能开人眼界,使身为“小镇做题家”的我面对一线城市的同学们,在知识储备上也不至于露怯。这是一种漫无目的的阅读,完全是消遣目的。

而现在,这种消遣目的的碎片阅读已经填满了我的生活。尤其是最近几年,当我年底做回顾总结的时候,会发现自己并没有读多少本书。尤其是大学期间,相比高中的时候,闲暇时间其实更多了,但是阅读量并没有多少增长。每念及此,都有些许惭愧,总觉得自己在虚度光阴。但是我阅读的字数并没有减少。记得有一年,知乎给我的年度统计上说,我一年间,在知乎上面读了上百万字。但是这上百万字,大部分其实都是垃圾,我心里很清楚有价值的内容并没有多少。微信公众号上的阅读也是如此。所幸,我很讨厌微信公众号这种封闭的平台,所以一直对它有抵触情绪,并没有在这上面话费太多时间。

很多微信公众号取代的其实是《知音》这样的杂志。小时候,亲戚家会订阅一些“小报”,上面会有一些情感故事、心灵鸡汤之类的东西。父母见了这类东西总是要收起来,觉得这种东西如果让我读了,只会有坏处,不会有好处。某些方面,微信公众号甚至更甚一步了,他们似乎是专门为阅读困难症患者着想,文章里随处是加粗、下划线,还有红字。早年的小报可没有这么贴心。

其实杂志大多都是“碎片阅读”。读起来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可以随手拿起,也可以随手放下,相当地随意。但是,纸媒时代的杂志可以承载非常严肃的作品。早年,金庸的小说便在报刊上连载。而《三体》,最开始也是《科幻世界》上的连载作品。移动媒体有个很大的缺点:这类严肃的内容太少了。在今天,严肃的文学作品,在微信上,或者在“今日头条”上连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们面对的绝大多数读者,都需要加粗和标红才能读得下去文字。

也许是为了怀旧,我上周末在网上买了两本《三联生活周刊》。周末读来,发觉文章质量都还不错,这种质量在如今的网络媒体上难得一寻。恍惚间,我又仿佛回到了高中时坐在书店地上读杂志的那些下午。

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纸媒还是有作用的。



这里是奈卜拉的小站。如果有评论或者建议,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也欢迎联系: nebula_moe@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