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齋 記錄 博客

心靈想要大聲呼喊

2020年10月18日

可憐少女終得語,一曲綠袖斷人腸

周末看了《心靈想要大聲呼喊》。這部電影首先是個關於語言的故事。語言中蘊含着神奇的魔力,可以給人以溫暖,亦能將人刺傷。女主就是被言語刺傷的受害者。其幼年的無心之舉,成爲了最後一根稻草,壓垮了早就已經貌合神離的家庭。隨後,其父親的冷言冷語和母親的冷漠反應,給成瀨的心靈帶來了嚴重的創傷。因此,女主給自己施加了心裏暗示,再也說不出來話。

心理學上有沒有這類疾病我並不清楚,在這裏也不重要。但是“說不出來話”在這裏,無疑是推動劇情發展的主要衝突。女主渴望被關注,渴望在自己身上發生王子和公主的浪漫故事,內心想要大聲呼喊,卻始終不得發聲。於此同時,女主也對語言格外的敏感,擔心自己的語言重蹈覆轍,給他人帶來傷害;同時,再面對來自他人的語言傷害的時候也顯得格外脆弱。

另一個話題是來自原生家庭的創傷。中文互聯網上常能看到,有人把所有的問題都歸咎於原生家庭。雖說此類發言,多帶有誇張。然而不可否認,不少人的原生家庭確實對人生有很壞的影響。在影片裏,男主阪上的家庭即爲對照。雖然有着類似的經歷:父母離異、一方離開,且另一方沉迷工作。但男主有其幸運之處,其祖父母在父母缺位的情況下給予了很多溫暖和照料。

此外,劇情的反轉也很有意思。岡田的劇本以情感表達見長,不以情節見長。在影片的最後,製造衝突的是男女主和女二的三角關係。這一衝突相比起來是合理的。最後男主和女二號仁藤走到了一起,固然有些出乎意料,但亦在情理之中。與之相比,《知曉天空之藍的人啊》中,結尾強行用山體滑坡來製造衝突,就顯得牽強多了。

影片的高潮部分是女主在話劇中,唱着《綠袖子》緩緩走來。水瀨祈在這段發揮異常出色。影片前面所積累的所有情感全部在這裏爆發。說實話,我一個人看到這裏的時候,聽着歌聲都有想哭的衝動。若是在電影院裏,有很多人哭了,我一點也不會感到奇怪。一部電影發揮到這種程度,顯然非常成功了。之後我又把這段反覆看了好幾遍,難以忘懷。

我也很喜歡這部電影裏面的人設,田中將賀筆下的“敗犬”角色有說不出來的魅力,在這裏加上少許“病氣”,更令我喜歡了。說到底,可能還是因爲我是個扭曲的人吧。


⇦ 返回上一級

這裏是奈卜拉的小站。如果有評論或者建議,歡迎聯繫: nebula_moe@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