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斋

关于 文章 友链 资料

身份的焦虑

2020年11月15日

内卷这个词似乎是这半年突然火起来的。从百度上获得的信息来看,在今年四月份以前,这个词一直都籍籍无名。只到四月份的时候,才突然火了起来。紧接着,围绕其诞生了各种衍生创作。其词义也在不断扩大,似乎每一种和学习工作相关的行为都能被打上“内卷”的标签。

虽然这个词表达的不是最初它在学术界的原意,但是语言的变迁确实就是这样。一开始这是诞生于学术界的词汇,用于描述农业社会的现象:伴随着人口增长,科技却止步不前,甚至出现了倒退。后来,这个词和“996”、“过度勤奋”等概念逐渐挂钩,从历史学、社会学领域向外扩展,增加了更多的现实意义。其实很多词汇也都是这样,翻开英语词典,如果看词源介绍,那些来自拉丁语和希腊语的词汇,很多早已和当初的含义相去甚远。

《身份的焦虑》所表达的,和“内卷”所表达的,非常接近。或者说,“内卷”这个词之所以如此盛行,并不是说社会的科技发展停滞,而是“身份的焦虑”在近些年逐渐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现代社会造成了“人人平等”的幻觉,似乎每个人都有机会出人头地,但是这实际上又是根本不可能的。面对着镜花水月,求而不得,那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无止境的焦虑。所谓“以有涯随无涯,殆矣”。

书里,作者比较了资本主义产生之前的传统的社会。传统社会虽然不平等,但是在文化上却没有对贫穷多加指责。也就是说,传统社会的评价体系和现代有所不同。与之相反,在文化上,现代的资本主义社会倾向于擡高富人,贬低穷人,这也是加剧焦虑的因素之一。不过,也有对作者的批评声音,说这太“田园牧歌”了,是对传统社会不切实际的幻想。

书中给出的解决方法有五个,分别是哲学、艺术、政治、基督教、波西米亚。这些解决方法,里面内在的逻辑是,既然导致焦虑的是这个社会的评价体系,那么我们不要随便听信这些就好,可以给自己寻找其他的评价体系,只要怡然自乐就好。但是这些也都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虽然解决不了,不过束手无策也并不意味着这本书毫无用处。至少知道了原因,有了司机的思考,就不太可能因为贫穷或者一直的挫败而陷入自责。面对996之类的有毒文化,又或者是“知识付费”等近乎诈骗的项目,不会盲信盲从。黑暗一点来所,如果“逆练”这种焦虑,说不定不失为赚钱法门。

社会的变革,文化的变革,远远快于人类在生物进化上的速度。大概这就是我们在现代社会获取种种便利的代价。一个系统一旦形成,就会自发运转,很难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不过,厄休拉·勒古恩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们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其力量似乎无可抗拒。但是,曾经君主们的神授之权也是如此。

说不定我们有生之年又会经历新的社会变革,或许会减轻我们地焦虑,当然也可能让这一切更糟。



这里是奈卜拉的小站。如果有评论或者建议,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也欢迎联系: nebula_moe@hotmail.com